首頁 新聞 論壇 海疆縱橫 紅色記憶 新媒體 愛海洋 海疆綜合 圖片 視頻 海疆大家 南海書城 專題
分割線
珍藏檔案爲您全方位展示開國大典背後的種種細節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 2019/09/17 09:48:23 作者:王志英 李增溫 等
字號:AA+

導讀: 在迎接新中國70華誕之際,中部戰區某檔案館從館藏檔案中撷取了有關開國大典的部分史料及親曆者回憶資料,從不同視角爲我們再現了1949年10月1日那個令人心潮激蕩的曆史時刻。

在迎接新中國70華誕之際,中部戰區某檔案館從館藏檔案中撷取了有關開國大典的部分史料及親曆者回憶資料,從不同視角爲我們再現了1949年10月1日那個令人心潮激蕩的曆史時刻。

檔案裏的開國大典

全面籌劃慶典方案

■王志英 李增溫

1949年7月,根據全國的解放形勢,中共中央成立了以周恩來爲主任,包括聶榮臻等在內爲副主任的開國大典籌備委員會;任命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司令朱德爲閱兵司令員,並決定由華北軍區具體負責閱兵的組織工作,任命華北軍區兼平津衛戍區司令員聶榮臻任閱兵總指揮。不久,身兼北平市市長的聶榮臻又被各界公推爲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慶祝大會籌備委員會主任。

受命之後,聶榮臻深知任務的極端重要性。聶榮臻對每項工作都作了周密的布置,和副總指揮楊成武一起向中央領導彙報了《閱兵典禮方案》,毛澤東等中央領導對方案給予了肯定,毛澤東要求“一定要搞好”。

在抽組受閱部隊一個多月的時間裏,聶榮臻多次主持會議,檢查落實有關開國大典及閱兵的工作。他要求參加閱兵的部隊要抓緊時間,嚴格訓練,高標准、高水平完成任務。聶榮臻想得很細,對各閱兵方隊如何組成,裝甲車、坦克、汽車如何同步行進,有的車輛萬一出現故障時如何補救,飛機何時飛越天安門廣場,晚上怎麽放焰火等,都作了周到細致的安排。

考慮到當時的安全形勢,聶榮臻對開國大典時的防空問題作了重點布置。這也是他最爲關注的一件事。在解放戰爭即將取得全面勝利的時候,國民黨空軍的空襲也日益頻繁起來。人民群衆經常處于被空襲的危險和驚擾之中。中央軍委早在1948年8月9日就提出了對城市要地實行“積極防空”的方針。1949年4月,聶榮臻又兼任平津衛戍區防空軍司令員後,對防空工作一直抓得很緊。國民黨被趕到台灣後不死心,經常派飛機空襲大陸。就在幾個月前,他們空襲了南苑機場,造成了人員傷亡。如果開國大典時遭空襲,那損失可就大了。

聶榮臻深入分析了敵機的特點後,向毛澤東等提議,將大典時間安排在下午3時。這是因爲敵機長途奔襲,大多上午行動,下午一般不出動,這個時段敵機從所占機場起飛,向北平飛行,都將面對太陽,在空戰中處于不利地位,而且難以在天黑前返回,增加了其空襲的難度。毛澤東等同意了。聶榮臻向參加大典的部隊發出了一道命令:如遇空襲,要原地不動,天上下刀子也不能動,保持原隊形。遊行群衆也事先被告知,遇有空襲不要亂跑,聽指揮。受閱騎兵方隊對1978匹戰馬進行了有幹擾條件的訓練,還采取了必要的措施。

按照原定的閱兵方案,空軍不參加閱兵式,因爲那時飛機沒幾架、飛行員也不多。但是,周恩來、朱德和聶榮臻不甘心。8月下旬,他們到南苑機場探個究竟。到了飛機跟前,見了飛行員就問:“情況怎麽樣?能不能接受檢閱?”“現在能飛給我們看看嗎?”得到肯定的答複後,他們找個地方坐下,看著P-51型飛機一架架騰空而起,又編隊飛行,然後安全落地。他們心裏有了底。幾天後,聶榮臻又陪同朱德來到南苑機場。17架飛機作了表演,按不同的機種從觀禮台前飛過。朱德和聶榮臻爲飛行員的表演熱烈鼓掌,心裏也踏實多了。二人回去後,向毛澤東彙報了情況,這才決定開國大典上空軍也要出動。

10月1日下午2時55分,毛澤東、朱德一前一後,沿著西側的古老梯道,最先登上天安門城樓。3時整,毛澤東莊嚴宣告:“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閱兵式開始,朱德走下天安門城樓,乘敞篷車通過金水橋,迎候在橋南的聶榮臻向朱德致軍禮,並報告:“受閱的陸海空代表部隊均已准備完畢,請總司令檢閱!”聶榮臻同車陪同朱德檢閱了三軍部隊,之後分列式開始,群衆遊行也順利進行。

[page]

精心落實閱兵工作

■黃 河

楊成武第一次知道開國大典的事,是1949年的6月初。時任第20兵團司令員的他,在中南海受領布防平、津、塘、秦的任務時,聽周恩來談了有關建國大計的內容。“七一”後,中共中央成立了以周恩來爲主任,彭真、聶榮臻等爲副主任的開國大典籌備委員會,擬定了開國大典三項重大活動。楊成武任閱兵副總指揮並兼閱兵指揮所主任。

他受命後的第一項工作,是主持起草《閱兵典禮方案》,內容包括受閱部隊的選調編組,閱兵程序、閱兵禮樂以及受閱前的訓練等。方案擬出後,聶榮臻向毛澤東、朱德等彙報了基本設想,楊成武彙報了閱兵安排。毛澤東說,我們曆來主張慎重初戰,這次閱兵也是初戰,開國第一次嘛,一定要搞好。

身經百戰的楊成武深知“初戰”的重要,雖然不像戰場上那樣緊張激烈,但要在一定時空裏展現出解放軍英雄氣概,同樣很不容易。他一邊組織平津周邊防務,一邊組織閱兵准備工作,不敢掉以輕心。

他從華北軍區、平津衛戍區和有關軍兵種抽調人員組建了閱兵指揮所。從第20兵團、平津衛戍區部隊抽組分列式的部隊,協助指定了海軍和空軍的閱兵部隊,共1.64萬人。這是一場具有特別意義的盛大禮儀。楊成武深感責任重大,查閱了許多閱兵資料,還四方求教。最先拜訪的是早年留學蘇聯、知悉莫斯科紅場閱兵的劉伯承,後請教陳毅,拜訪了原國民黨東北軍的幾位老將軍,還聽取了蘇聯顧問意見。

8月17日,楊成武到天壇閱兵訓練場現場查看情況。他與來自天津警備區部隊的幹部戰士交談,感覺官兵受閱的光榮感很強,訓練很認真刻苦。時值三伏,有的戰士當面將鞋子脫下來讓楊成武看,說才穿幾天的新布鞋鞋底就破了。楊成武說,還得准備磨破幾雙!有的老兵認爲訓練單調、枯燥,沒有在戰場打打殺殺痛快。楊成武就給他們做思想工作,從隊列隊形開始講,講到了穆桂英大破天門陣、諸葛亮擺布八卦陣,說“陣”實際上就是變化的隊列,“隊形”是在養成一種優良作風、英雄氣概、崇高品質;要通過外形、動作,告訴全國和全世界人民,這就是打敗國內外強大敵人的正義之師!

9月下旬,楊成武在天安門組織了兩次地面部隊夜間合練,每次都進行到拂曉才結束。聶榮臻給楊成武提出了許多細節性要求,甚至要求就是遇到敵機空襲,也要原地不動,保持隊形!對此,楊成武不敢懈怠,按照要求一個個認真檢查落實,直到所有步驟、細節全部到位。

1949年的9月30日,楊成武和唐延傑受命以閱兵指揮所正、副主任的名義,向受閱的三軍部隊下達了命令,明確了各部隊的入城路線、集結待閱地點、各指揮分所的位置,重申了以前閱兵會議規定的注意事項。午夜,各部隊開始入城集結。楊成武的指揮位置設在天安門城樓下的東側,以有線電話與各指揮分所聯系。

10月1日午飯後,楊成武就趕到了指揮位置。他拿著開國大典儀式安排,對著秒表開始計時。通過擴音器,他聽到了雄壯的國歌樂曲,聽到了毛澤東向世界的鄭重宣告。終于等到了,林伯渠秘書長宣布了閱兵開始的命令。

朱德總司令在聶榮臻同車陪同下,檢閱了三軍部隊。隨後,楊成武用電話向東三座門外的指揮分所發出分列式開始的指令,這時候是他最幸福、也是最緊張的時刻。黨和國家領導人、各界人士注視著,廣場上30萬人民群衆注視著。楊成武也目不轉睛地盯著最先通過天安門主席台前的水兵分隊,步兵師方隊走過來了,炮兵師方隊、戰車師方隊開過來了,空中編隊臨空了,直到最後3個騎兵方隊整齊通過。

在檢閱式和分列式兩個多小時裏,楊成武未敢離開自己的指揮位置,心隨著受閱方隊一次次走過廣場。

[page]

騎馬通過天安門

■陳 慧

騎兵方隊通過天安門受閱。資料照片

1949年7月15日,對時任騎兵第3師第3團保衛股股長的封績來說非常難忘。這一天,他們接到命令,將要代表中國人民解放軍騎兵部隊參加開國大典。7月17日,全師在張北縣公會鎮召開動員大會,傳達毛主席的重要指示,官兵無不感到自豪與光榮。7月20日,騎兵第3師奔赴萬全縣集結,按照受閱編隊方案共選出人馬各1979名(匹),編爲紅馬團、白馬團、黑馬團共12個方隊。封績屬白馬團方隊。

一周後,騎兵方隊進駐京郊東北旺、回龍觀地區投入閱兵訓練。爲了達到上級“整齊、威武、安全”的要求,大家苦練加巧練。當時正值三伏天,幾乎每天揮汗如雨。受閱方隊排面是6匹馬並列,要求人與人齊、馬與馬齊,其中馬齊是關鍵,而且難度也很大。師團領導召開“諸葛亮會”,發動大家結合訓練實踐出主意想辦法。最後總結出兩條經驗:一是受閱官兵要愛護戰馬,培養人與馬的感情,把戰馬馴服;二是人騎在馬上,不要將缰繩、嚼子提得過緊或放得過松。過緊,馬就高擡頭走碎步,左右擺動,走不齊;過松,馬無約束,馬頭高低不齊,看起來不夠威武、精神。只有松緊適度,人在馬上再以余光掃視左右,隨時調整馬的位置,才能標齊。這些辦法還比較管用,練了幾天,兩個“齊”的問題基本解決了。

封績騎的白馬還算聽話,就像親密戰友一樣相處。爲了讓馬有足夠的營養,保持旺盛精力,封績經常是自己少吃一些,把省下來的飯喂馬吃。遇到改善夥食時,他還將有營養的雞蛋、油條等留給這位無言的戰友。每天訓練完他都拿著毛刷、梳子和溫毛巾,給馬梳毛、洗身、擦馬掌,把戰馬收拾得幹幹淨淨。

爲了訓練戰馬適應開國大典的環境,能夠在人聲嘈雜的熱鬧場面中保持不受驚嚇,大家多次組織駐地群衆進行模擬訓練,朝著列隊行進的戰馬揮舞彩旗、呼喊口號、敲鑼打鼓,甚至投放鞭炮,戰馬的承受能力慢慢增強了,達到了站得穩、走得齊,人馬各成一條線、隊列整齊劃一的要求。

1949年10月1日15時,受閱部隊列隊在東長安街上屏息靜待。16時35分,閱兵式正式開始,朱德總司令在聶榮臻總指揮的陪同下驅車檢閱。分列式開始後,最後出場的騎兵方隊伴隨著《騎兵進行曲》威武雄壯地進入了大家的視線,馬蹄聲聲,戰刀閃閃,博得了觀禮台上陣陣掌聲。黨和國家領導人在天安門城樓上向大家揮手致意。

在這幸福的時刻,封績和戰友們多想看看領袖們的風采,但他們的步伐不能有半點錯亂,精力不能有絲毫分散,只能在“向右看”的一刹那,感受一生中最難忘的榮光。

[page]

在空中受閱中領飛

■王懷民

空中飛機編隊和地面步兵方隊通過天安門受閱。資料照片

1949年10月1日,新中國誕生的這一天,一位四川籍大個子飛行員帶領空中受閱飛行部隊,第一個通過天安門上空,接受黨和國家領導人的檢閱。他就是後來在抗美援朝戰爭中擊落過美軍飛機的傳奇飛行員邢海帆。他一生經曆過無數次的飛行,但開國大典受閱飛行卻是他終生難忘的一次。

1948年底,邢海帆隨葉劍英到北平參加接收國民黨空軍的工作,隨後調往東北老航校組織P-51戰鬥機訓練飛行。盤踞在青島、漢中的國民黨殘余空軍于1949年5月轟炸了北平南苑機場,給剛解放不久的北平帶來了嚴重威脅。8月的一天,邢海帆受命來到了北平。原以爲是擔負防空任務,令他沒想到的是,這裏新成立了飛行部隊,9月1日被賦予了參加開國大典的空中受閱任務,而他就是這個受閱飛行部隊的總領隊。

各項准備工作立即緊鑼密鼓地展開。參加受閱的飛行員和飛機陸續從各軍區航空處以及東北老航校抽調入京。得知要參加開國大典空中受閱,飛行員們激動萬分。如何確保圓滿完成這項重大政治任務,需要邢海帆破解很多難題。首先要面對的就是訓練時間太緊了,從受領任務到開國大典僅剩一個月,對這支襁褓中的部隊來說,太短了;其次使用的裝備又“雜”又“舊”。參加受閱的17架飛機中,有P-51型戰鬥機、“蚊式”轟炸機,還有C-46運輸機和教練機。有的飛機剛從戰場上下來,甚至有些飛機是東拼西湊組裝起來的,編隊飛行難度可想而知;再次就是受閱的飛行員來自四面八方,互不熟悉。他們中有來自國民黨空軍起義的飛行員,也有學習歸來不久的飛行教官,還有剛從老航校培養出來的年輕優秀飛行員。他們從全國各地集合在一起,要在短短的1個月裏達到互相了解、密切配合,圓滿地完成這次曆史性飛行,困難不言而喻。

爲了確保全隊能准確、整齊、安全地通過天安門上空,邢海帆與大家反複推敲方案,對可能出現的各種情況作了充分的准備。特別是由于當時防空力量有限,受閱編隊既要完成好受閱任務,還需要防範開國大典當天敵人的襲擊,最後研究決定在P-51戰鬥機分隊中由分隊長趙大海和飛行員閻磊帶彈飛行,一旦發現敵情,立即解除受閱任務,前往攔截。這種帶實彈飛越天安門上空的情形,以後再沒有出現過。

受閱飛機沒有導航設備,只能憑借肉眼觀察地標和保持羅盤飛行。爲了保持隊形,邢海帆帶領飛行員們反複進行航行計算和圖上作業,並多次演練。經過幾天夜以繼日的刻苦訓練,編隊飛行已初見成效。9月23日,全隊進行實地預演。邢海帆帶領由9架P-51戰鬥機組成的3個分隊飛在最前面,准確通過天安門上空,預演的成功讓大家倍受鼓舞。之後,全體飛行員莊嚴宣誓:“我參加檢閱,一旦飛機出現故障,甯願獻出生命,也不讓飛機掉在廣場和附近的建築物上”。

1949年10月1日,全體受閱飛行員一大早就做好了一切准備,共同迎接這個偉大的時刻。下午4點,無線電裏傳來了地面指揮員發出的“起飛”命令,參加受閱的17架飛機依次從南苑機場起飛,然後按預定計劃的航線、高度、速度出航,在通縣上空編隊集合,盤旋待命。4點35分,無線電裏傳來了“空中受閱開始”的命令,邢海帆帶領這支空中受閱飛行部隊,滿懷信心地飛向天安門上空,接受黨和國家領導人的檢閱,圓滿完成了開國大典受閱任務。

晚上,邢海帆身著飛行服,和飛行員代表一同參加國宴,朱德總司令高興地對他們說:“你們飛的很好嘛,從現在起,我才真正是陸海空軍總司令了!”

[page]

用鏡頭記錄精彩瞬間

■李韶峰

開國大典那天,時任華北軍區政治部《華北畫報》社攝影記者和采訪組組長的吳群,全程參加了開國大典的新聞報道。當54門禮炮齊鳴28響,毛澤東主席登上天安門城樓,宣布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按動電鈕親自升起第一面五星紅旗的時候,吳群身著軍裝,手持照相機,佩戴著有大會會徽的證章,在天安門前全程拍攝了參加開國大典的30萬軍民的喜慶歡騰景象和閱兵式的威武雄壯。這些攝影作品不僅記錄了吳群現場所看到的一切,更充滿了攝影者的真摯情感和喜悅心情,成爲記錄新中國誕生的經典作品。

這一年的9月,北平市中南海群賢畢至,共商建國大計。在那裏,相繼召開了新政治協商會議籌備會第二次全體會議和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當時,吳群作爲軍隊攝影記者,全程參加了大會籌備會新聞處攝影科工作,和陳正青、侯波、林楊、楊振業、孟昭瑞一起,擔負兩次大會的記錄、攝影與圖片發稿任務,具體報道新中國是怎樣經過人民代表的充分協商、周密規劃設計而誕生的。

吳群是人民軍隊成立以來較早從事攝影工作的新聞工作者。抗日戰爭時期,他就擔任了晉察冀畫報社的攝影記者,用手中的鏡頭記錄了全民抗戰和敵後抗日根據地的發展情況,爲我們留下了大量珍貴的曆史影像。吳群永遠不會忘記,與他一起爲記錄抗戰而犧牲的攝影戰士韓金生、何學博、席相波、劉士珍、雷烨等;他也無法忘記在淮海戰役前線拍攝打坦克照片時犧牲的攝影員門金中……他們沒有看到新中國的成立,也不能來參加開國大典的攝影采訪了。想到他們,吳群下定決心無論如何也要把開國大典的攝影報道工作做好。

1949年10月1日下午3時,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成立典禮,在天安門廣場隆重舉行。當時,天安門城樓的琉璃瓦椽下張挂著“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成立慶典”的醒目標志,下面吊著8個大紅宮燈,天安門城樓的紅牆上挂上了嶄新的領袖像和兩條大標語,城樓兩邊紅旗迎風飄揚,映襯得古老的華表也愈發挺拔。

從戰火中走來的人民軍隊官兵,以飽滿的精神狀態通過天安門廣場,迎接新中國的誕生。此時,吳群一直盯著受閱部隊,聚精會神地取景,選擇最佳時機和最佳角度,按動照相機的快門。當時,受檢閱的中國人民解放軍陸軍部隊是第199師、獨立第207師第619團。在迎風招展的八一軍旗引導下,由來自江西的紅軍老戰士、師長李水清率領,官兵身著嶄新的軍服,手持繳獲的各種武器,雄赳赳、氣昂昂地分列通過東三座門。當隊伍進入天安門廣場時,吳群迅速把它抓拍到手。這是開國大典閱兵式上的一個動人瞬間,也是一幅威武雄壯的人民軍隊勝利進軍圖!受閱的步兵頭戴鋼盔、背著上了刺刀的槍,在金水橋畔昂首挺胸、闊步前進……隨後,一張張受閱部隊的精彩畫面,逐一攝入吳群的鏡頭。

如今,吳群所拍攝的一系列開國大典閱兵式的照片,還完好地保存在解放軍畫報社資料室裏。

原標題:珍藏檔案爲您全方位展示開國大典背後的種種細節

責編:譚瑩瑩 (如涉版權請聯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標簽
  • 開國大典閱兵式,聶榮臻,楊成武,楊振業,飛行員
贊  打印 分享
相關閱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