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 論壇 海疆縱橫 紅色記憶 新媒體 愛海洋 海疆綜合 圖片 視頻 海疆大家 南海書城 專題
甜甜的小戀愛,你能和父母聊多少?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9/09/06 10:15:17
字號:AA+

導讀: 關于兩代人的分歧,方賞建議,“建立信任是最基本的,在信任的基礎上才能嘗試溝通。

“媽,我失戀了,我要回家。”福建女生陳冉第一次和媽媽提起自己談戀愛,已是失戀時。

分手的對象是高中的初戀,大學兩年異地戀,北京與上海1000多公裏的高鐵路程,兩人早已熟稔,還曾一起制定畢業後的規劃,要 “從校服走到婚紗”。然而討論到要不要告訴爸媽,倆人躊躇了:“異地戀怕他們反對,暫時不要說吧。”

可是,男友移情別戀了,陳冉在剛被分手的一個星期中,終日以淚洗面,決定先回家調整一下,不得不告訴媽媽實情。

直率的北京男生小熊平時和父母幾乎無話不說。當他第一次告訴爸爸自己“表白成功,有女朋友了”的時候,爸爸突然拉下了臉:“你太幼稚了,應該好好學習。以你們現在的心態,都不是真正的戀愛,等到本科畢業再說!”一向被稱作“鋼鐵直男”的小熊突然愣住,頓了幾十秒鍾後才反駁:“你和媽媽不就是大學認識的嗎,怎麽我交女友就是幼稚了?”

爸媽是我們最親近的人,無條件地爲我們付出,也是我們在生活中碰壁時會尋求的依靠。但是在感情這件事上,似乎就是難以像朋友之間“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地分享喜怒哀樂,有時候連告訴他們自己戀愛了,都是一件難事。

極盡被動:不主動分享,不否認存在

上大學後,年輕人第一次離開了陪伴自己18年的父母,父母鞭長莫及,孩子的很多經曆也不再事無巨細地主動彙報,戀愛則理所當然地被收歸在“無須告知”的版圖中。

在北京讀大學的蘇嘤嘤生長在廣東,她所在的小城市,家族聯系緊密,親友盤根錯節。對于她而言,交朋友不僅是自己的事,而是要建立家族之間的連結。從中學階段開始,嘤嘤和3個男女同學是很好的朋友,4家人在假期經常一起出去玩。大人們很想撮合嘤嘤和其中一個男生:“那個阿姨特別喜歡我。”面對大家的起哄,嘤嘤和男生只是默默聽著,並不發表意見。

其實,當時嘤嘤在北京的學校早已有了意中人,只是一直不知道怎麽開口告訴爸媽。她知道,一旦提起,爸媽肯定會接下來把對方情況盤問個底兒掉,“家在哪裏,專業如何,有沒有兄弟姐妹……”蘇嘤嘤說,有些事我也不知道,想想都覺得麻煩。

果然,大學最後一個暑假,媽媽和嘤嘤一起回家的路上,媽媽有意無意間詢問女兒交男朋友的事。雖然並沒有做好准備,但嘤嘤還是承認“有了”。隨之而來的,是預料之中的“快問快答”。

“他什麽專業?前景如何?”

“信息學院,前景不好說。”

“是哪裏人,家庭條件怎麽樣?”

“家在四川,家境沒感覺。”

“他追了你多久?”

“幾個月吧……”

“對你怎麽樣,你們出去誰花錢?”

……

嘤嘤對每個問題的答案都是點到爲止,不會展開敘述:“說得太多像秀恩愛,不說又好像跟爸媽對抗,說得太隨意,爸媽又擔心男生對你不好……所以,只簡單答一下就好。”

陳諾第一次和媽媽談到自己戀愛的經曆也不愉快。來自浙江的她,首次戀愛對象是一個比她小兩歲的外省市學弟。和媽媽說的時候,她有意規避了“姐弟戀”這個點。盡管如此小心,還是踩中了雷區:媽媽不想孩子嫁到浙江以外的地區,堅決反對。陳諾力爭說談戀愛不一定就會結婚,而自己在這段關系中可以獲得快樂和成長……媽媽扔下一句:“不結婚幹嗎浪費感情啊,你可不要做吃虧的事。”

“因爲她那天表現出不喜歡、不支持,所以後續也沒有再跟她分享戀愛故事,就那麽戛然而止了。”陳諾對于失去了和媽媽分享快樂的機會感到惋惜。甚至有一次在她向媽媽提到自己和男朋友吵架的時候,媽媽抛下了一句“那就分了吧”。

躲貓貓戰略:選擇性分享彙報

一部分人好不容易邁過了“公示戀愛”這一難關,卻倒在“浮于淺層”這個大boss手下,能在爸媽面前說出口的多是層層篩選後留下的“優選內容”。究其原因還是不想讓爸媽擔心。父母的擔心太多了,感情太好怕影響學習,感情一般怕戀愛不順利,最敏感的話題是“談到什麽程度”。

暖暖的男朋友今年碩士畢業,明年將遠赴新疆參軍。畢業典禮之際,他們的父母分別從一南一北趕往北京,對彼此都很滿意,把兩人的終身大事定了下來。盡管已經是“有婚約在身的人”,暖暖在爸媽面前提及男朋友時還是如履薄冰,一直小心翼翼地維護著男友在爸媽心裏的正面形象。

“我只能說一些比較正面的、對我有幫助的事。比如,男友幫我找到了一份在央視網實習的工作,爸媽聽了就很高興。”不開心不滿意的事都是自己解決,絕對閉口不提,“比如他特別宅,周末永遠睡懶覺,這半年胖了10多斤,就不能說。還有倆人吵架的事,也都是禁語。”

“進展程度”更是“躲貓貓”的話題,孩子進入成年,父母會盡量避免直接提,但這份不能說的秘密,依然讓爸媽“懸著心”。

張一笑的爸媽在中學階段就不反對她“早戀”,但卻一直明確反對“婚前同居”。已經大四的一笑和男朋友在一起3年多了,但每次出去玩,媽媽都需要確定他們不是“單獨出遊”。一次,當警察的爸爸喝高了,半開玩笑說,如果你們“不老實”,可以利用系統查到信息……一笑心裏很生氣:“特別沒有安全感,完全不被爸媽信任。”

蔚藍來自金華,目前在杭州讀研究生,她在父母的安排下,相親認識了同在老家工作的男朋友阿申。雖然是“父母之命”,但爸媽也一直嚴防死守,只要節假日蔚藍沒回家,媽媽就要一天內多次視頻,以證實蔚藍是“清白的”。幾次下來,蔚藍疲憊不堪:“他們這樣盯著我,我更不願多談我們的關系進展了。他們應該明白,只要多給我些空間,我們能處理好彼此的關系。”

代際溝通:如何協調觀念差異

“不聊感情,可能是因爲最初在成長過程中,孩子沒有和父母建立起一種溝通習慣。也許父母親平時灌輸了一些孩子本身並不認同的觀念,孩子預先知道自己說的事會被父母親反對,就不敢聊了。”國家二級心理咨詢師方賞表示,“這種不聊,是出自對于可能引發的爭執的避免,其實是一種自我保護,在一定程度上也是保護父母,不去沖擊他們的觀念。”

張一笑的媽媽觀念和很多家長相比起來算是比較“開放”,高中的時候就公開表示不反對女兒談戀愛,但是張一笑也表示:“媽媽想做我的閨蜜,但是觀念上實在是有太多差距了,很多時候不如少說話,避免無謂的爭論。”

前陣子,papi醬“結婚五年沒見過雙方家長,每年過年各自回家” 的婚戀觀上了熱搜,張一笑分享給了媽媽,說自己以後也想這麽做。媽媽當時就生氣了,說:“不行!過年就應該一家人在一起,你男友爸媽也不會同意的。我可以接受你們輪流回兩邊父母家,但是不可以兩個人分開。”一笑和媽媽爭執不下,最後以一句“還早著呢,算了不說了”結束了這個話題。

事實上,感情生活屬于孩子個人的隱私,父母要理解孩子有選擇聊與不聊的權利。在方賞看來,每個人都有隱私的、不適合跟別人聊的東西,選擇規避是一種相互尊重,同時也是一種成熟的體現。

此外,由于兩代人生活經曆和背景不同,有可能産生觀念沖突。雙方都要明白“問題是永遠存在的,而且不一定都要解決。我們要學會接受,認可不同立場的存在”。

“父親、母親、孩子是家庭關系裏的三個核心要素,最理想的關系是形成三角模型,父母和孩子不要站在對立面,而應該分別以自己溝通的方式去進行情感連結。”方賞說。

關于兩代人的分歧,方賞建議,“建立信任是最基本的,在信任的基礎上才能嘗試溝通。父母要理解孩子的感情可能是階段性的,是一個嘗試的過程,需要時間經曆去成長改變。而孩子則需要更加理性地去看待問題,不是盲目偏執地一頭紮進感情中,並且把這種看待問題的方式反饋給父母,展現出一定的成熟度,表明自己有能力面對生活的新課題,讓父母放心。”          

原標題:甜甜的小戀愛,你能和父母聊多少?

責編:陳倩柔 如涉版權請聯系我們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標簽
  • 媽媽
  • 父母之命
  • 爸媽
贊  打印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