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 論壇 海疆縱橫 紅色記憶 新媒體 愛海洋 海疆綜合 圖片 視頻 海疆大家 南海書城 專題
《中導條約》壽終正寢之後
來源:光明日報 2019/08/09 10:33:11 作者:韓顯陽
字號:AA+

導讀: 隨著美國2001年12月退出《限制反彈道導彈系統條約》(簡稱《反導條約》)、2019年8月退出《中導條約》,美俄間三大軍控條約碩果獨存的《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如今也前途未蔔。

8月2日,《美蘇消除兩國中程導彈和中短程導彈條約》(簡稱《中導條約》)在美國正式退出後失效。該條約由美國總統裏根和蘇聯領導人戈爾巴喬夫于1987年12月8日在華盛頓簽署,禁止雙方試驗、生産和部署射程500—5500公裏的陸基巡航導彈和彈道導彈。美國以俄羅斯長期違反該條約規定爲理由,今年年初單方面宣布退出《中導條約》。俄羅斯駁斥了所有指責,普京總統上月初簽署命令,暫停履行條約。

普京:美國應負全責

因應美國退出《中導條約》的重大舉動,普京總統8月5日召集聯邦安全會議緊急會議。克裏姆林宮新聞局在會後發表的聲明表示,俄羅斯認爲是美國的行動導致了《中導條約》失效,由此必然會引發全球安全整體承重結構的晃動和貶值,包括《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和《不擴散核武器條約》。該項聲明指出,美國“以憑空臆造的借口單方面退出《中導條約》,破壞這份軍控領域的重要文件,此舉令世界局勢嚴重複雜化,給各方釀成重大風險”。

俄外交部8月2日稱,華盛頓多年來不僅完全無視俄對履行《中導條約》前景的嚴重擔憂,還將能夠發射中程巡航導彈的MK-41發射裝置部署在歐洲美軍基地,僅這一點就嚴重違反了該條約。

俄羅斯智庫國際事務委員會執行主席科爾圖科夫認爲,特朗普總統執意退出《中導條約》原因有四:其一,回應美軍方有關“俄違反條約發展先鋒導彈系統”的關切,力求重構美西方與俄羅斯在歐洲地區的“戰略平衡”;其二,不滿《中導條約》只限制美俄兩個國家,而其他國家卻能發展中短程導彈技術、裝備;其三,對于以任何方式限制美國家安全領域的協議和條約,特朗普均持懷疑態度;其四,特朗普向國內政治對手炫耀,他對待俄羅斯的態度比前總統奧巴馬“更加強硬”。

俄羅斯軍事問題專家葉夫謝耶夫認爲,退出《中導條約》是因爲美軍方想生産和部署射程在4000—6000公裏、給俄帶來巨大軍事威脅的陸基高超音速武器。不僅如此,美還可以將歐洲地區部署的200枚核彈頭從航空母艦、戰略轟炸機轉移到中程巡航導彈中,對俄防空體系帶來更大挑戰。

俄羅斯:行動上“絕不退縮”

普京5日向俄聯邦國防部、外交部和對外情報局領導人發出指示,考慮到目前狀況,必須密切觀察美國今後研發、制造與生産中程和中短程導彈的行動,“如果確定美完成研發並開始生産中程和中短程導彈,俄將被迫開始全面研發類似導彈”。

此間觀察家指出,俄已從戰略、戰術上全面部署應對措施。首先,繼續尋求占領“道德高地”。一方面,普京稱雖然美國退出《中導條約》,俄羅斯還是寄望于理性、美國及其盟友對本國人民和國際社會的責任感,“我們願意立即就保障戰略穩定和安全恢複全面談判”。另一方面,普京向國際社會做出保證,俄羅斯沒有放棄單方面應盡的義務,“不會在美國沒有部署導彈的區域部署陸基中程和中短程導彈”。

其次,客觀評估美退出《中導條約》的後果。科爾圖科夫認爲,後果分爲軍事、政治兩個層面。軍事上,美國目前缺乏生産和裝備大量中短程導彈的技術和財政能力。至于將海基或空基導彈移動到陸地,由于沒有增量,故此意義不是很大。政治上,在歐洲部署中短程導彈需要美盟友同意,目前看很難達到此目的。俄由此認爲,盡管美國退出《中導條約》,但其很難立竿見影地實現軍事、政治目的。

最後,針鋒相對准備“撒手锏”。克裏姆林宮新聞局稱,美國退出《中導條約》將迫使俄羅斯使用空基“Х-101”和“飛刀”導彈、海基“口徑”導彈以及“锆石”高超音速巡航導彈等裝備進行可靠回應。而俄軍事專家科爾涅夫則稱,美國退出《中導條約》會導致俄軍大換裝。他說,如果以“口徑”海上系統3M-14遠程巡航導彈爲基礎研發,則“伊斯坎德爾-M”系統有可能將裝備射程達2500公裏及以上的巡航導彈。俄專家還認爲,如果資金充足,可以在兩三年時間裏升級RS-26“邊界”導彈以及發展高超音速系統。

俄美展開戰略平衡博弈

隨著美國2001年12月退出《限制反彈道導彈系統條約》(簡稱《反導條約》)、2019年8月退出《中導條約》,美俄間三大軍控條約碩果獨存的《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如今也前途未蔔。

2010年4月,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和俄羅斯總統梅德韋傑夫在布拉格簽署《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次年2月條約正式生效,有效期爲10年,經雙方同意可延長5年。根據該條約,兩國須全面削減冷戰時期部署的核彈頭與導彈,在條約生效7年後將各自核彈頭削減至1550枚,核導彈發射裝置和可發射核武器的轟炸機等運載工具數量減至800件,其中已經部署的核彈頭運載工具數量不得超過700件。

由于條約即將在2021年到期,近來要求兩國續約的聲音不斷高漲,普京曾在多個場合表示希望與美國商討續約事宜,但特朗普對此反應冷淡。美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博爾頓此前表示,《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從一開始就存在缺陷,因爲其未覆蓋短程戰術核武器和俄羅斯的現代化運載工具,美政府“目前將重新考慮對條約的立場,但尚未准備好進行談判”。

對于美方多次“退群”舉動,俄羅斯高層相當不滿,深感憂慮。普京8月5日指出,美退出《中導條約》可重新引發不可遏制的軍備競賽。外長拉夫羅夫今年4月表示,華盛頓奉行的方針是根除軍控條約,在《反導條約》被撕毀後,《中導條約》也面臨同樣命運,不久後該輪到《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了。副外長裏亞布科夫說,一旦《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破裂,將給國際安全體系帶來更加沉重打擊。

此間分析人士指出,無論是美國退出《反導條約》《中導條約》,還是對續簽《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興趣索然,均在于保持對俄戰略優勢。與美想法恰恰相反,俄羅斯則希望維護戰略平衡。根據國際和平研究所公布的報告,美俄擁有的核彈頭數量占全球核彈頭總數的92%以上,其中美6185枚,俄6500枚。不過,俄要想與美維持戰略平衡並非易事。一方面,俄美軍費開支差距巨大,俄2018年只有614億美元,美則高達6490億美元。另一方面,兩國近年來軍事研發投入、武器裝備采購費用的差距也逐漸拉大。2019年,美軍事研發投入將是俄的34.7倍,武器裝備采購費將是俄方的8.2倍。

無疑,如何在新的全球軍備競賽中立于不敗之地,對俄羅斯的政治智慧、軍事潛能以及經濟實力都是嚴峻的考驗。

原標題:《中導條約》壽終正寢之後

責編:許舒琦 如涉版權請聯系我們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標簽
  • 中導條約
  • 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
  • 反導條約
贊  打印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