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 論壇 海疆縱橫 紅色記憶 新媒體 愛海洋 海疆綜合 圖片 視頻 海疆大家 南海書城 專題
分割線
款款銘足迹 張張動人心——人民幣七十年發行曆程回顧
來源:北京青年報 2019/08/08 14:48:23 作者:肖伊绯
字號:AA+

導讀: 前邊四套人民幣的曆史、設計與發行狀況,又是怎樣的呢?七十年前,第一套“人民幣”究竟是如何誕生的?“人民幣”一詞,最早出現于何時何地,又是如何悄然進入中國老百姓的生活的?

第一套人民幣50000元券之一(新華門,正反面)

第二套人民幣3元券(正反面)

第三套人民幣10元券,俗稱“大團結”

第三套人民幣發行的一組銅合金幣,也就是“鋼镚兒”

1949年1月28日,北平《世界日報》首次刊發以“人民幣”爲題的簡訊

日前,中國人民銀行宣布,將于8月30日發行2019年版第五套人民幣。新版人民幣包含:50元、20元、10元、1元紙幣和1元、5角、1角硬幣。據中國人民銀行介紹,新版紙幣提高了票面色彩鮮亮度,優化了票面結構層次與效果,整體防僞性能也提高了。

我們如今使用的人民幣,已經是新中國成立七十年來的第五套人民幣;即將發行的新版人民幣,票面圖案和第五套人民幣一致,屬于第五套人民幣的“升級版”。那麽,前邊四套人民幣的曆史、設計與發行狀況,又是怎樣的呢?七十年前,第一套“人民幣”究竟是如何誕生的?“人民幣”一詞,最早出現于何時何地,又是如何悄然進入中國老百姓的生活的?

1949年

第一套人民幣誕生,最高面額5萬元

據相關資料表明,時至1949年,隨著人民解放戰爭的順利進行,分散的各解放區迅速連成一片。爲了適應形勢發展的需要,進一步統一解放區貨幣,經華北人民政府、山東人民政府、陝甘甯和晉綏兩邊區人民政府會商決定,合並華北解放區的華北銀行、山東解放區的北海銀行和西北解放區的西北農民銀行,于1948年12月1日在河北省石家莊市成立中國人民銀行。同時開始發行統一的人民幣,這是中國人民銀行成立後發行的第一套人民幣。第一套人民幣上的“中國人民銀行”六字由當時的華北人民政府主席董必武同志題寫。

第一批發行的人民幣有10元、20元和50元三種券別,首先在華北、山東和西北三大解放區流通使用。隨後發行了1元、5元和100元三種券別的人民幣。此後,各種券別和版面的人民幣逐步推廣到全國各個解放區。

1949年1月,北平解放,中國人民銀行總行遷到北京。全國解放後,各大區和省、自治區、直轄市中國人民銀行相繼成立。1951年底,除西藏自治區和台灣省外,全國範圍內貨幣已經統一,人民幣成爲中國的合法貨幣。到1953年12月,人民幣發行券別有1元券、5元券、10元券、20元券、50元券、100元券、200元券、500元券、1000元券、5000元券、10000元券、50000元券等12種;版別共62種。其中,1元券2種、5元券4種、10元券4種、20元券7種、50元券7種、100元券10種、200元券5種、500元券6種、1000元券6種、5000元券5種、10000元券4種、50000元券2種。

第一套人民幣的票面圖案十分豐富,選擇了工業、農業、商業、紡織、交通、運輸、工廠和礦山等當時經濟建設和新社會人們生活的圖案,體現了第一套人民幣的曆史意義、地位及作用,生動展現出中國解放事業及建國初期人們的政治、生活、文化、社會百態,使人們領略到在共産黨的領導下,全國各族人民齊心協力、艱苦奮鬥、自力更生建設新中國、新社會的如火如荼激情歲月。其中“水牛圖”“打場圖”“帆船圖”“馬飲水圖”“蒙古包”等票面圖案,是那個年代中國老百姓熟知的鈔票圖案。

第一套人民幣種類繁多,幣別複雜,有12種面額62種版別,加之年代久遠,有些版別流通稀少,如今想要搜集已十分困難。第一套人民幣中有不少品種,被譽爲藏界的珍品與精品,品相尚可的全套市值已在數百萬元以上。即便如此高昂的市場價格,要集齊第一套人民幣的熱望,仍讓衆多藏家孜孜不倦、夢寐以求,全套及個別品種的市值仍在不斷攀升,叠創新高。

1949年

人民幣一詞最早出現在

即將和平解放的北平

前邊已經提到,從1949年1月北平解放,中國人民銀行總行遷到北京,至1951年底,全國範圍內貨幣已經統一,人民幣成爲中國的法定貨幣。那麽,在人民幣出現在中國經濟生活中,出現在中國老百姓的日常生活中,最初的稱謂是怎樣的呢?“人民幣”一詞,究竟最早出現在何時何地?

據相關資料表明,人民幣在發行之初,至少有五種稱謂,即中國人民銀行鈔票、新幣、中國人民銀行券、人民券、人民幣。“人民幣”一詞,也有著其曆史演進的曆程。這一曆程,隨著解放戰爭的推進、國家統一的進行,及至新中國的成立,才最終確定了下來。這一曆程,據時間先後順序,大致如下:

中國人民銀行鈔票,最早見于1948年11月25日《華北銀行總行關于發行中國人民銀行鈔票的指示》。

新幣,最早見于1948年12月1日華北人民政府發布的金字第四號公告,爲區別解放區鈔票,稱解放區鈔票爲“舊幣”,稱中國人民銀行的貨幣爲“新幣”。

中國人民銀行券,在1949年1月31日《人民日報》發表《中國人民銀行有關新幣發行各種問題的答複》一文。

人民券,最早見于1949年1月31日《人民日報》關于《中國人民銀行有關新幣發行各種問題的答複》一文。把中國人民銀行券簡稱爲“人民券”。

人民幣,“最早”見于1949年6月14日上海市直接稅總,直稅字第一號《上海市印花稅稽行辦法》。“人民幣”這一名稱第一次開始出現在中國大地上。

據上述史料,可知“人民幣”一詞,似乎最早出現在上海,時爲1949年6月14日,且是使用于《上海市印花稅稽行辦法》這一政府文件中的。殊不知,據筆者查證,“人民幣”一詞,最早出現的地區,並不是當時已經解放了的上海,而是即將和平解放的北平。

衆所周知,1949年1月31日,人民解放軍入城接管防務,至此,北平宣告和平解放。而在此之前三天,1949年1月28日的北平《世界日報》頭版之上,即已在較爲醒目的位置上刊發了一條新聞簡訊,題爲《津金融計算單位,均以人民幣爲准》。這400字的新聞簡訊,明確表明“人民幣”一詞,應當最早出現于即將和平解放的北平,時爲1949年1月28日;而不是先前認定的1949年6月的已經解放的上海。

值得注意的是,北平《世界日報》上的這篇簡訊,乃是源自陝北新華電台廣播的天津方面消息,據簡訊轉述的廣播消息內容來看,並沒有提到“人民幣”一詞,而是非常嚴謹准確地使用了“中國人民銀行所發行的鈔票”的稱謂,這與前邊提到的1948年11月25日《華北銀行總行關于發行中國人民銀行鈔票的指示》中的稱謂是相仿的。那麽,據此基本可以判定,北平《世界日報》在簡訊標題上所使用的“人民幣”一詞,乃是自行“提煉”而成的新詞彙,或者是根據當時已然在平津地區民間流行的“簡稱”而來。

1955年

第二套人民幣出現三元面額

事實上,由于1949年之前國民黨濫發貨幣,一度使國內金融體系崩潰,造成持續多年的通貨膨脹。新中國成立之初,一方面要確立人民幣法定貨幣地位,另一方面還要全力消除通貨膨脹、盡快恢複經濟活力的難題。

正因爲如此,第一套人民幣的經濟過渡性質是顯著的,諸如出現萬元面額“大鈔”(最大面額爲5萬元),同一面額的鈔票版別繁多(其中100元券竟達10種版別),個別品種的鈔票限定區域使用等等問題,加之受當時物質條件和技術條件的限制,鈔票紙張質量普遍較差,流通過程中破損嚴重等亟待解決的工藝問題,也使得第二套人民幣的規劃早在1950年即納入政府規劃,已經“呼之欲出”。

自1953年開始設計印制,第二套人民幣悄然誕生,亟待發行流通。1955年2月21日,國務院發布命令,決定由中國人民銀行自1955年3月1日起發行第二套人民幣,收回第一套人民幣。第二套人民幣和第一套人民幣折合比率爲1:10000,即第二套人民幣1元兌換第一套人民幣1萬元。

第二套人民幣共10種,簡化了品種,統一了版別(各面額鈔票只有一種版別、一種圖案),降低了面額(最低面額1分,最高面額10元),方便了群衆。

值得一提的是,時任中國人民銀行總行研究員的馬文蔚以魏碑字體書寫的中國人民銀行行名,被第二套人民幣選用,一直沿用至今(第四套人民幣仍以馬氏字體爲標准,將“國”與“銀”兩個繁體字改印爲簡體字)。且票面文字的排列方式,也由先前的由右至左,改爲了由左至右,以適應新時代國人讀寫習慣。

第二套人民幣在印制工藝上除了分幣外,其他券別全部采用膠凹套印。凹印版是以中國傳統的手工雕刻方法制作的,具有獨特的民族風格,其優點是版紋深、墨層厚,有較好的防僞功能。因此,第二套人民幣發行後立即得到中國老百姓的歡迎,一致稱贊這套人民幣好看、好認、好算、好使。

值得一提的是,第二套人民幣中出現了3元面額,這在第一套人民幣中不曾出現,在後來的幾版中也再未出現,實爲人民幣發行史上的“孤例”。這是一款十分罕見的人民幣,是我國唯一一張面額爲3元的人民幣紙幣。

3元人民幣紙幣,幣面是以淡綠色作爲襯底色調,長16厘米,寬7.2厘米,比現在流通的1元人民幣稍微大一些。這一款紙幣在國內發行與流通時間不足十年,于1964年5月15日即停止收兌和流通,全部由中國人民銀行予以回收,目前存世量極少。

據考,第二套人民幣之所以出現了3元面額的紙幣,主要原因乃是因爲當時我國印鈔廠生産能力有所不足,如果不印制3元面額的紙幣作爲平衡,印制1元、2元面額的紙幣數量就會隨之激增,將無法在規定時間內完成印制任務。而之所以要印制3元面額的紙幣,則是因爲我國當時借鑒了前蘇聯法定貨幣的面額體系——前蘇聯的法定貨幣常使用“3”的面額,有3戈比的硬幣和3盧布的紙幣。

其實,第二套人民幣的3元、5元、10元面額的三種紙幣,均是委托前蘇聯印制的。當時我國印鈔廠對紙幣印制采用的複雜凹版對印技術和水印造紙技術的掌握,都還不十分成熟,爲盡快完成印制任務與盡最大可能提升大面額鈔票的防僞水准,故委托前蘇聯印制了三種大面額紙幣。

1962年

第三套人民幣流通時間最長,有了“大團結”和“鋼镚”

第三套人民幣是中國人民銀行于1962年4月20日開始發行的。與第二套人民幣比價相等,並在市場上與之混合流通。這套人民幣與第二套人民幣相比,取消了3元紙幣,增加了1角、2角、5角和1元,共計4種金屬幣,保留了1分、2分、5分紙幣及硬幣。第三套人民幣1962年4月20日發行棗紅色1角紙幣起,到2000年7月1日停止流通,前後曆時38年。

第三套人民幣票面設計圖案比較集中地反映了當時我國國民經濟以農業爲基礎,以工業爲主導,農輕重並舉的方針。繼承和發揚了第二套人民幣的技術傳統、風格。制版過程中,精雕細刻,機器和傳統的手工相結合,使圖案、花紋線條精細;油墨配色合理,色彩新穎、明快,增強了人民幣的反假防僞能力;票面紙幅較小,圖案美觀大方。第三套人民幣券別結構合理,紙硬幣品種豐富,進一步健全了我國貨幣制度,爲促進經濟發展發揮了重要作用。

第三套人民幣紙幣是采用國産紙印刷,自行設計的一套紙幣,從發行開始,就經曆了新中國困難時期、“文革”時期,改革開放時期,爲五套人民幣中流通時間最長、最令中國老百姓記憶猶新的一套人民幣。其中,俗稱“大團結”的10元紙幣,在第四套人民幣50元、100元面額紙幣出現之前,一直是中國老百姓錢包裏最高面額的“大鈔”。

值得注意的是,時至1980年,中國人民銀行鑄造並發行的1角、2角、5角及1元硬幣,乃是新中國鑄造的唯一一組銅合金幣。其中,1角、2角、5角硬幣均呈黃銅質地,正面圖案爲齒輪+麥穗+面額及鑄造年份,背面圖案爲國徽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字樣。1元硬幣則呈銀白色(鎳銅合金),正面圖案爲長城+“壹圓”字樣,背面圖案爲國徽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字樣,以及鑄造年份。

這一組銅合金幣,是人民幣發行以來首次出現的角、元面額的硬幣,也開啓了後來中國老百姓使用“鋼镚”的習慣。據考,這一組銅合金幣,從1980年至1986年,鑄造發行了7年,對社會公開發行只有1980年、1981年、1983年和1985年這四年。而1982年、1984年、1986年這三年只制作了盒裝幣,主要是針對外賓宣傳使用,從未對外發行過供流通使用的散幣,因此發行量非常稀少。因此,1982年、1984年、1986年這三年的盒裝幣收藏價值不菲,市場價格竟高達數十萬元。

看來,小“鋼镚”裏有大“講究”,不知當年拿著“鋼镚”買泡泡糖、娃娃頭(雪糕)的小朋友們,如今在家裏翻箱倒櫃,能不能尋出一枚兩枚“好年份”的“鋼镚”來?當然,無論尋得到還是尋不到,流通時間最長的第三套人民幣,無疑都承載著中國老百姓太多的人生記憶。

1987年

第四套人民幣,出現百元“大鈔”

第四套人民幣是中國人民銀行爲了適應經濟發展的需要,進一步健全中國的貨幣制度,方便流通使用和交易核算,于1987年4月27日至1997年4月1日發行的一套貨幣。

第四套人民幣在設計思想、風格和印制工藝上都有一定的創新和突破。主景圖案集中體現了中國各族人民意氣風發,團結一致,建設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的主題思想。

第四套人民幣的最大創舉,乃是出現面額50元、100元“大鈔”。此舉極大地方便了經濟快速增長之下的經濟結算與消費支付,爲中國老百姓所喜聞樂見。

雖然前述第一套人民幣中,早已有50元券與100元券,甚至還有50000元券,但那是按舊幣幣值計量的面額,兌換成“新幣”(第二套人民幣)時的規定比率爲1:10000,實則第一套人民幣中的50元券與100元券,才相當于5厘錢與1分錢,而最高面額的50000元券,折算下來,也不過相當于5元錢。所以,出現面額50元、100元“大鈔”,不但確實是第四套人民幣的最大創舉,更是中國經濟生活中的一樁大事。

自1997年4月1日起,第四套人民幣部分幣種停止發行。2018年5月1日起,100元、50元、10元、5元、2元、1元、2角紙幣和1角硬幣停止流通,1角、5角紙幣和5角、1元硬幣還在繼續流通。2019年4月30日停止兌換。

1999年

第五套人民幣,正面圖案首次“統一”

1999年10月1日,中國人民銀行陸續發行第五套人民幣,共有1元、5元、10元、20元、50元、100元,共計8種面額,其中1角、5角爲硬幣,1元有紙幣、硬幣2種。

第五套人民幣繼承了中國印制技術的傳統經驗,借鑒了國外鈔票設計的先進技術,在防僞性能和適應貨幣處理現代化方面有了較大提高。各面額貨幣正面均采用毛澤東主席建國初期的頭像,正面圖案首次“統一”。

票面底襯則采用了中國著名花卉圖案,背面主景圖案通過選用有代表性的寓有民族特色的圖案,充分表現了中國悠久的曆史和壯麗的山河(分別選用了人民大會堂、布達拉宮、桂林山水、長江三峽、泰山、杭州西湖),弘揚了中國偉大的民族文化。第五套人民幣取消第四套人民幣裏的1角、2角、5角和2元紙幣,恢複了20元紙幣。

第五套人民幣,是我們現在正在使用的法定貨幣,大家再熟悉不過。但這套人民幣設計思路與印制工藝方面的獨特與創新,恐怕大多數人並不十分清楚。在此,據相關資料整理,約略介紹如下:

第五套人民幣在原材料工藝方面做了改進,提高了紙張的綜合質量和防僞性。固定水印立體感強、形象逼真。磁性微文字、安全線、彩色纖維、無色熒光纖維等在紙張中有機運用,並且采用了電腦輔助設計手工雕刻、電子雕刻和曬版腐蝕相結合的綜合制版技術。特別是在二線和三線防僞方面采用了國際通用的防僞措施,爲專業人員和研究人員鑒別真僞,提供了條件。與第四套人民幣相比,第五套人民幣的防僞技能由十幾種增加到二十多種,主景人像、水印、面額數字均較以前放大,便于群衆識別。

同時,第五套人民幣還應用了多項成熟的、具有國際先進水平的防僞技術。主要包括:光變油墨印刷、編碼熒光油墨印刷、隱形面額數字、橫豎雙號碼、雙色橫號碼、陰陽互補對印圖案、膠印縮微文字、紅藍彩色纖維、凹印手感線、防複印標記、白水印等多項防僞技術。此外,還有多項專家防僞技術。

與第四套人民幣相比,第五套人民幣在防僞技術上一項重要的突破,就是增加了機讀技術,便于現代化機具清分處理,利于鈔票自動化處理。也即是說,我們如今經常使用的自動存取款機,以及投幣購票、購物機等,皆是有賴于第五套人民幣的良好機讀性能,方才得以全面推廣與充分運用的。

回望人民幣從無到有,從解放區貨幣到全國法定貨幣的七十年曆程,遙思人民幣與共和國風雨兼程、同舟共濟的七十年歲月,不禁使人感慨,從“一窮二白”的舊中國到“國富民強”的新中國的七十年曆史,不正是在這一張張億萬中國老百姓手手相傳、天天使用的人民幣中,得到了最真實、最充分、最生動的體現嗎?供圖/肖伊绯

原標題:款款銘足迹 張張動人心

責編:許舒琦 (如涉版權請聯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標簽
  • 人民幣
  • 電子雕刻
贊  打印 分享
相關閱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