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 論壇 海疆縱橫 紅色記憶 新媒體 愛海洋 海疆綜合 圖片 視頻 海疆大家 南海書城 專題
分割線
劉慈欣:沒有一個科幻作家預言到移動互聯網時代
來源:央廣網 2018/06/21 15:09:46 作者:徐菁
字號:AA+

導讀: 中國之聲紀念改革開放四十周年特別報道《見證》,今天推出《劉慈欣:沒有一個科幻作家預言到移動互聯網時代》。劉慈欣常常思考這樣一個問題:人類文明不應該是浩瀚宇宙中概率之花所結出的唯一果實,地球也不應該是人類文明唯一的最終歸宿。

編者按:1978年,以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爲標志,中國開啓了改革開放曆史征程。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所說,“從農村到城市,從試點到推廣,從經濟體制改革到全面深化改革,40年衆志成城,40年砥砺奮進,40年春風化雨,中國人民用雙手書寫了國家和民族發展的壯麗史詩。”

在這場深刻改變中國、深刻影響世界的偉大變革中,有多少波瀾壯闊的征程,有多少值得銘記的時刻?在紀念改革開放40周年之際,中央人民廣播電台中國之聲踏著改革開放40周年的曆史軌迹,尋訪到很多重大曆史事件的親曆者,記錄他們的回憶、他們的思考、他們的展望。

回望曆史,是爲了汲取繼續前行的力量。中國之聲紀念改革開放四十周年特別報道《見證》,今天推出《劉慈欣:沒有一個科幻作家預言到移動互聯網時代》。

劉慈欣,1963年生,山西陽泉人,作家、高級工程師。他大學畢業後在火電廠工作,業余時間開始創作科幻小說。從1999年發表小說《鯨歌》和《微觀盡頭》開始,他逐漸爲人們所知。2006年5月,他的長篇科幻小說《三體》開始在《科幻世界》雜志上連載,這部作品被視爲中國科幻文學的裏程碑之作。有人評價,劉慈欣以一人之力將中國科幻推上了世界的高度。

央廣網北京6月21日消息(記者徐菁)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道,劉慈欣至今記得家裏那本繁體豎版的舊書,那是法國作家儒勒·凡爾納的《地心遊記》。讀初中的劉慈欣在父親的箱子裏發現了這本書,一口氣讀完之後,他沉浸于小說裏的地心世界。

劉慈欣說:“當時沒有科幻小說這個概念,看了以後以爲寫的都是真實的事,因爲凡爾納的文筆很寫實。後來經過我父親一說才知道都是幻想出來的,才知道有科學幻想這個概念。”

沒人料到,好奇的種子竟因此從少年的心中破土而出,又長成大樹。幾年後,高中生劉慈欣寫出了第一篇作品,這篇從未發表過的科幻小說描寫的是一個外星人入侵地球的故事。當時,隨著十年浩劫的結束和改革開放的開始,科學在中國迎來了久違的春天,中國的科幻文學也隨之複蘇。一個作家寫于六十年代初的科幻作品也得以在《人民文學》上發表。不過那時的科幻小說更像是“未來暢想小說”——努力描述著科學發展可能帶給人們的美好生活。科幻小說被看重的正是它的科普價值。

但是科幻小說熱並沒有持續太久時間。直到上世紀九十年代,科幻小說的讀者依然是小衆群體。雖然它的市場價值已經開始顯現,但是因爲發表渠道有限、寫作報酬微薄,幾乎沒有人把創作科幻小說當成一門職業。劉慈欣回憶說:“1997年、1998年以後,那時科幻世界的稿費大概是一千字一百塊錢。那個時候科幻市場很小,長篇小說發表不了,只能發表短篇。直到現在,寫科幻小說還都是業余的。”

但劉慈欣一直沒有放棄寫作,甚至還走向屬于他自己的黃金時代。從1999年起,劉慈欣進入高産期,連續八年收獲中國科幻銀河獎。他的筆下兼有浪漫主義情懷與重工業色彩,在時間與空間的尺度中任意馳騁,卻幾乎從未在細節上失真。

劉慈欣說:“科幻小說的細節和現實主義文學有不一樣的地方,它是超現實的細節,科幻小說中的很多東西只存在于作家的想象中。作者寫兩個字,讀者想象不出它是什麽樣的,所以就需要作者去描述它,是比較困難的一件事情。所以我一直覺得科幻更適合用影視來表現,用文字來表現,它有先天性的缺陷。”

在劉慈欣的擁趸們一次又一次驚歎于他無窮的想象力時,以外星人入侵地球爲背景的《三體》三部曲橫空出世。它打破了科幻文學的小衆結界,形成了廣泛的大衆傳播,並被中國商界尤其是互聯網行業奉爲圭臬。

劉慈欣說:“作爲寫科幻小說的作家來說,總是想創造出一個激動人心的、很震撼的故事。至于讀者從這個故事中解讀出什麽,這不是我們能預測的。只要一個故事足夠好看,讀者肯定會從中解讀出很多東西。所以人們從《三體》中解讀出各種各樣的東西,包括互聯網行業解讀出黑暗森林、降維打擊,我覺得很正常。”

2012年,《人民文學》雜志刊登了劉慈欣的四篇短篇小說。時隔三十多年之後,中國科幻小說的文學和思想價值重新回歸到主流文學的視野。此後,劉慈欣的小說被收錄進了中學語文課本,甚至出現在了2018年高考的語文試卷裏。

複旦大學中文系教授嚴鋒評價,劉慈欣構築的世界“涵蓋了從奇點到宇宙邊際的所有尺度,跨越了從白垩紀到未來千年的漫長時光”,而且“在飛翔和超越之際,劉慈欣從來沒有停止關注現實問題,人類的困境和人性的極限。這個人單槍匹馬,把中國科幻文學提升到了世界級的水平。”

被改變的不止是中國科幻文學的水平,四十年間,科幻小說從單純的功能性發展成包涵文學性、思想性等多元價值的複合體。2013年,劉慈欣以370萬元的年度版稅收入第一次登上了中國作家富豪榜,這也是國內科幻作家零的突破。

2015年8月,《三體》獲第73屆雨果獎最佳長篇小說獎,這是亞洲人首次獲得最具權威與影響的世界性科幻大獎。劉慈欣說:“他們除了對一些特有的中國因素的關注外,其他的關注點和國內讀者差不多。因爲科幻是一個很具有世界性的文學,考慮的都是全人類共同關心的問題。”

《三體》的沖擊波同樣震撼了全世界。《紐約時報》稱贊它“有可能改變美國科幻小說迷的口味”。《三體》至今已被翻譯成15種語言,它對于促進文化交流的價值仍需假以時日才能完全體現。

劉慈欣常常思考這樣一個問題:人類文明不應該是浩瀚宇宙中概率之花所結出的唯一果實,地球也不應該是人類文明唯一的最終歸宿。

劉慈欣說,科幻作家的工作,就是排列組合各種各樣的可能性。隨著科學技術的不斷發展,一些曾經出現在科幻小說中的概念已經或者正在變成現實。但是,科幻作家並不是能夠預言未來的先知。“科幻小說不可能告訴你,哪種可能性最後會變成現實,這是未來學的問題,是一個科學的問題。其實科幻小說家更傾向于寫那種不太變成現實的可能性,但是這種可能性有時真的有可能變成現實。因爲有那麽一句話,‘一個不走的表,它每天還有兩次是對的。’盡管如此,科幻這塊表可能一天它都不走,可能一天一次都沒對過。因爲任何一篇科幻小說都沒有預言出現在的互聯網時代、信息時代,也沒有預言出手機、互聯網、移動互聯網對人們生活的影響。”

“劉慈欣們”趕上了科技高速發展的時代,虛擬現實、人工智能、量子通信技術……這些技術與隨之引發的思考都可以成爲激發科幻作家創作無窮無盡故事的來源。在科幻小說的宇宙裏,永遠都會有新的可能性在洪荒中爆發出巨大能量、綻放出璀璨光芒。

見證者說

劉慈欣:隨著技術的發展,人類能夠逐步解決所面臨的各種問題。這種樂觀是一種理性的樂觀,我們的未來還面臨著各種各樣的陷阱,人類光明的未來取決于我們每走一步所做的正確選擇。只要我們的技術能夠保持持續進步,就有很大的可能去得到一個光明的未來。

原標題:劉慈欣:沒有一個科幻作家預言到移動互聯網時代

責編:杜文俐 (如涉版權請聯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