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 論壇 海疆縱橫 紅色記憶 新媒體 愛海洋 海疆綜合 圖片 視頻 海疆大家 南海書城 專題
穿日軍裝上南京紫金山的“精日”:非中國獨有
來源:海外網 2018/02/23 10:45:46 作者:戴尚昀
字號:AA+

導讀: 今日硝煙雖已散盡,但慘烈的戰鬥不應被世人遺忘,更不能容忍用戲谑的方式在民族的傷口上撒鹽。

QQ截圖20180222133225.jpg

微博用戶上帝之鷹_5zn披露有兩人在抗戰遺址留影。(圖源:新浪微博)

又有人穿日軍軍裝在抗戰遺址留影了!

2月20日晚,網友“上帝之鷹_5zn”在微博發帖稱:又見身著日本軍服的小醜跳梁,這次拍攝地點是南京的紫金山,在那裏拍這個意味著什麽,我就不說了,可憐抗日先烈的英靈,被某些不孝的兒孫無情踐踏。

從微博配圖來看,兩名男子身著侵華日軍軍裝在南京紫金山抗戰遺址擺拍合影。他們頭戴侵華日軍軍帽,其中一男子手持軍刀,另一人拿著帶刺刀的步槍,上面綁著日本“武運長久”旗。這一舉動引發網友的不滿,不少網友抨擊其爲“賣國賊”。微博用戶@中書監小羨表示,“精日”的腦子正常人無法理解。南京大屠殺紀念館微信公號發聲譴責青年著日軍軍裝在抗戰遺址留影。文中稱,豈能拿民族傷痕當玩笑。

半年前,四名男子身著二戰日軍制服在上海四行倉庫門口拍照,引起全民公憤。事後,四人被繩之以法。但法律的懲罰卻沒能警醒這些跳梁小醜,在南京保衛戰發生之地紫金山的惡劣作秀引發網民的憤慨。環球網更是斥責其爲“精日”。

以中國人爲恥的“精日”

“精日”又被稱爲精神上的日本人,他們在精神上把自己視同爲日本人的人群,有些極端者甚至因此仇恨自己的民族,以自己是中國人爲恥。“精日”並非只在中國存在,歐美論壇將此類人稱爲“Weeaboo”,根據Urban Dictionary的解釋,該詞被用來形容一個非日本人譴責自己的文化,並自稱日本人。由此可見,“精日”不管在哪個文化圈中都是一個貶義詞。

知乎網友@黃叫煮對被扣上精日帽子的人進行了劃分。黃叫煮認爲,真“精日”沒有基本的政治理念、人文訴求,只是爲了惡心人而惡心人。“這幫人奇就奇在,他們對待美國的態度竟然也和日本人一樣愛恨交加。至于怎麽産生的,正常人真的難以理解。”同時,黃叫煮指出,還有一種人是逆向民族主義者,與其說他們精日,不如說他們精外,他們仇恨的是自己的血統,而日本是他們眼中的天堂。

壯烈的南京保衛戰

從1931年“九一八事變”算起至日本無條件投降,中國人民經曆了十四年的艱苦抗戰。其中,悲壯而慘烈的南京保衛戰體現了中國軍人英勇奮戰的精神。中國軍隊在南京保衛戰中的抵抗是激烈的,表現是英勇的。在淳化鎮、光華門、楊坊山、紫金山、中華門、賽公橋、雨花台等地中國軍隊與日軍發生過激烈交戰。

以那兩名“精日”所在的紫金山抗戰遺址爲例。民國時期,從孝陵衛到中山陵東溝停車場的低矮小山,稱爲“西山”。抗戰時,西山一線是紫金山防禦工事的核心區域,附近的戰鬥十分激烈,是南京保衛戰主戰場之一。

抗日戰爭時期,爲了占領紫金山,喪心病狂的日軍直接放火燒山,企圖燒死山上的中國士兵。據騰訊新聞網援引《東京朝日新聞》1937年的報道,12日下午5時30分,日軍在紫金山東麓一帶放火,試圖火攻敵兵。在此次作戰中,作爲敵軍炮兵觀測陣地的天文台也被大火包圍,其景象十分淒慘。日軍部隊史《第九師團戰史》寫道:“據守紫金山的敵軍雖然是敵人,但的確很勇猛,他們也戰鬥到最後一個人,明知結果肯定是死,但還是頑強抵抗,一直奮勇地阻擋我軍的進攻。”

侵略者雖然在紫金山付出了慘重的傷亡代價,但紫金山最終于12月12日失守。次日,南京城陷落。

今日硝煙雖已散盡,但慘烈的戰鬥不應被世人遺忘,更不能容忍用戲谑的方式在民族的傷口上撒鹽。正如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館長張建軍表示:“我們對這種著侵華日軍軍裝拍照取樂的行爲,表示嚴厲譴責和憤慨。今後,作爲愛國主義教育基地,要對青少年的曆史教育進行加強。”他說,“如今的曆史教育重考試,而在道德教育上有所缺失。此外,相關法律也亟待健全,豈能把民族的傷痕拿來當玩笑開。”

原標題:穿日軍裝上南京紫金山的“精日”:非中國獨有

責編:王馨 如涉版權請聯系我們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標簽
  • 南京保衛戰
  • 精日
  • 軍裝
贊  打印 分享
分享